《BOSS盛寵有點虐》[BOSS盛寵有點虐] - 第八章 正好我缺一個女伴

顧南霆低斂着眼眸,臉上看不出什麼情緒,語氣平淡道:「丁總,最近好像弱了不少。」

丁律不怒反笑,「是嗎,我也覺得。」說著他將手伸到腰後,我不太敢看,餘光卻清清楚楚看到丁律手裡多了一把武器,黑洞洞準確無誤地瞄準光頭男的太陽穴,我狠狠咬住舌頭,雙手緊緊握住嘴巴才沒叫出自己的恐懼。

「顧總,你說一槍崩了他是不是太便宜他了?」丁律笑得十分殘忍。

顧南霆抬起下顎,眼底的暗光被燈光驅散,卻依舊令人冷寒而栗。

他淡淡的說:「不如讓狗仔動手。」

突然被點名,周若若嚇得踉蹌一步,字字句句帶着顫音:「顧、顧先生,我、我不會用……」

丁律轉着手裡的武器,笑道:「知道你不會。來,對準他的頭,打不中不怪你。」

周若若的頭都快被自己搖成撥浪鼓,眼淚順着臉頰止不住地往下.流,雙手握緊又鬆開,完全沒了主意。

殺人,她永遠做不到,也不可能去做。更何況他與周若若無冤無仇,她怎麼能下得了那手?

丁律沒了耐心,陰冷地命令:「過來。」

周若若不聽,光頭男只剩下微弱的呼吸,卻因為疼得厲害發出嗚咽聲,身體時不時抽動幾下,早已半條命都沒了。

就在這時,房門再一次被人打開,都還沒看見是誰,周若若就聽見羅阿莉的聲音,叫着我的名字:「若若!」

周若若猛地一愣,看向丁律,他邪魅一笑,「有美女來了。」

周若若心底最後的防線徹底崩潰,她顫抖着肩膀奔向羅阿莉,「別進來,別進來……」

羅阿莉卻用力打開門,砰地一聲。臉上是掩蓋不住的怒火,卻在看清屋裡的一切後,她的憤怒瞬間化為烏有。

丁律還踩着光頭男的手掌,明亮的光線下,他微微側着身子,目光直直看向羅阿莉,神情里的狠戾陡然消失。

羅阿莉將顫抖的周若若護在懷裡,故作堅強地看着丁律和顧南霆,說:「顧先生、丁總,今天我魯莽地闖入實在對不住,還請多多諒解。還有,若若之前偷拍佟雯的事情,我替她向你們道歉,對不起。」伴隨着最後三字,羅阿莉九十度彎腰,周若若一愣也跟着她彎下腰,道歉:「對不起。」

如果「對不起」真的有用的話,光頭男也不會落到如此下場,可是丁律卻突然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恢復了原本玩世不恭的樣子,笑着說:「美女,何必這麼客氣。我丁律對待美女向來友善。」

顧南霆笑了笑,這是周若若第一次聽見他笑,聲音里裹挾着透骨的寒冰。

「把他拉出去吧,怎麼處理你們清楚。「顧南霆發話。

黑衣男子拖着光頭男走出房間,一路的血跡觸目驚心。

周若若和羅阿莉僵硬在原地。

丁律收起槍,嬉皮笑臉地湊到羅阿莉身邊,問道:「美女你叫什麼名字?」

羅阿莉皺了皺眉,答:「我叫羅阿莉。」

「也是狗仔?」

「……對。」

「啊,這樣啊。」丁律摸着下巴沉吟了一下,轉而對顧南霆說,「顧總,晚上不是有酒會嗎,不如帶上她們倆一起。」

羅阿莉冷靜道:「丁總,還請你放我們一條生路吧!」

丁律搖着頭說:「哥哥我怎麼會害你們呢?帶你們去酒會,是提供給你們獨家報道的機會。」

顧南霆沉沉笑出聲,起身走到丁律身側,目光鎖在我身上說:「正好我缺一個女伴。」

·

事情是怎麼發展成如此這般地步,連周若若自己都是一頭霧水。羅阿莉跟在丁律身側,而周若若跟在顧南霆身後走進酒會現場。

舞台上交響樂演奏着經典曲目,來賓們盛裝打扮,手握一杯紅酒互相低語聊着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