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盛寵有點虐》[BOSS盛寵有點虐] - 第三章 女人是用來疼的(2)

很多,唇齒間還殘留着酒香味,她閉着眼睛回味了兩秒,再次睜開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顧南霆的臉。

他斜靠着椅背,右手夾着煙,煙霧裊裊,他眼眸沉亮逼人,也不說話,沉靜的令人心頭一顫。

周若若被看得渾身不自在,放酒杯也慢了半拍。「顧先生,我喝光了……」她繼續兩手交纏在小腹前,一臉真誠的表情看着他。

剛剛還一副靈魂出竅的周若若轉眼又成了乖順的小兔子。

但是沒想到一直為難周若若的人成了丁律,他抽着煙說道:「狗仔妹,這麼好的酒量藏着掖着算什麼,來,幹了這瓶。」

「……」我靠,丁律這個死變態,周若若被灌醉了,豈不是要殺要剮隨他們感受?

周若若悲涼地看向顧南霆,求饒的話就快溢出嘴角,卻看見顧南霆微抬着下巴,眼神平靜而幽深,右手還靠着煙灰缸在彈煙頭,語氣卻慵懶好似滿不在意的樣子。

「去喝。」

「……」這絕對是慢性折磨,周若若想反抗,可是又怕死。

小腹前的雙手握緊又鬆開,周若若化悲痛為力量,舉起一整瓶的威士忌,咕咚咕咚又開始玩命地喝下去。

她感覺自己整個胃都在翻滾,腦袋也開始混混沌沌的,耳膜轟轟作響。

她意識到自己再這麼喝下去,別說被顧南霆折磨死,恐怕會先醉死在這裡。

酒喝到二分之一不到,胃突然一陣痙攣,周若若捂住嘴裏還沒咽下的酒直奔包廂里的洗手間。

要是周若若吐在當場,一定會被挨罵,甚至是挨打。

吐完後,周若若稍微舒服了些,但是全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是有力氣的,她直接躺在地上,眯着眼睛望天花板,嘴裏含含糊糊地說著醉話。

要殺要剮隨便了。

丁律望了眼洗手間,惋惜道:「顧總,看你把人家都欺負成什麼樣了。」

聞言,顧南霆斜覷了他一眼,語氣並無生氣之意:「這難道不是你想要的結果?」

丁律嫌棄地搖搖頭,「都吐趴下了,給我我都不要。」

顧南霆嘴角扯出一個意味不明的笑,冰冷的視線轉向衛生間。

白色的玻璃門,隱約可見一抹身影一動不動,像個屍體躺在那。

顧南霆眯了眯眼,忽然沒了玩遊戲的雅興,他掐滅煙,長腿一邁,站起身,在場人紛紛看着他,靜聽指令。顧南霆微微垂下眼帘,臉上依舊毫無表情,昏暗的包廂驀地多了幾分壓迫感。

丁律早就察覺出來今天的顧南霆不在狀態,平時的他折磨人向來從不心慈手軟,更何況對方針對的是佟雯,按常理出牌,那個狗仔妹早就在瘋狂的遊戲中不留活口。

顯然,丁律的察覺沒有錯。

顧南霆接到一個電話,敷衍了幾句過後,獨自邁腳朝門口走去。

丁律再一次因為他不按常理出牌而犯疑惑,熄滅煙跟了上去:「你去哪啊?狗仔妹還在等你處置呢。」

顧南霆頭也不回地答:「交給你了,隨你處置。」

「哎,別啊,跑道我早就安排人清場了,大伙兒都在等你一句話呢。」丁律堵住去路,得意洋洋道:「我可為你準備了輛極品,剛從國外運回來,一次都沒跑過呢,怎麼樣,一起去飆一圈?」

顧南霆眸光微閃,有點不耐煩,低沉道:「你們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