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身成女生以後的恐怖故事》[變身成女生以後的恐怖故事] - 第四章 恐怖來襲

空氣中散布着甜膩的味道,那是24歲生日蛋糕的味道,韓秋從來不喜歡吃蛋糕,也不喜歡過生日,他覺得這是小孩子過家家。

是胡青霜非要認真給他過一次生日。

「怎麼能不好好過過生日。」

胡青霜把韓秋按在座位上。

「給我好好許願。」

韓秋最終還是拗不過胡青霜。從來不妥協的韓秋,不知道為什麼會對胡青霜這麼軟弱

真是荒謬。

他想到了父親韓岳對他說過的話,跟女人們說情話,跟她們上床,也可以送她們禮物,讓她們開心,但不要認真。

聽完父親的話,韓秋第一次和父親劇烈爭吵了起來。他用這種行為向父親證明:我和你不一樣。

韓秋依然沒有釋懷當時韓岳對母親的做法。他一直想問他的父親?為什麼當時拋下母親?為什麼能這麼狠心?為什麼那麼快就找到了新歡?

只不過在內心深處,韓秋也害怕自己和父親越來越像……

韓秋的手伸向蛋糕,蛋糕消失了,變成了發霉的牆畫。

空氣中甜膩的味道也變成了潮濕的變質味道。

韓秋被鎖在一個地下室里,裏面只有一張床和一個空桶,一個生鏽的鎖鏈連着他的左腳,身上只有一件t桖和短褲。

每天有不同的馬仔來給他送飯。只是一些水煮菜,韓秋也不知道自己瘦了多少斤。

坤登每隔幾天來這個地下室一次,給韓秋打上一針注射劑,再喂一些粉末。

一開始韓秋以為是嗨葯,但是後來發現這些不明藥品只是讓他發困,一覺接着一覺,不斷交織着回憶和噩夢,慢慢的,現實和夢境的邊界開始模糊了。

「殺了我。」在一次登坤注射藥物的時候,韓秋對他說。

「那就太便宜你了。」登坤面無表情地說,韓秋看着他的眼球,多麼醜陋的一雙眼睛。乾癟癟的眼球上布滿了褐色的血絲,黑眼球的面積出奇的大。

狼蛛……它就像狼蛛的眼睛。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做夢,韓秋感覺之後自己又被轉移到了幾個不同的地方。

每次轉移他,坤登都會喂他吃安眠藥,等他下次醒來,就已經在另一個地方了。

在最後模模糊糊的記憶里,韓秋記得他躺在冰冷的手術台上,碩大的燈泡晃得他睜不開眼,一個醫生站在旁邊,在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