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身成女生以後的恐怖故事》[變身成女生以後的恐怖故事] - 第二章 金屬工廠

棉國的韓氏冶金工廠內。

布滿油垢的煤油燈忽明忽暗的亮着,昏黃的的燈光在工人們的臉上不安地抖動着。工人們同樣布滿油污的臉上毫無生氣,三三兩兩聚攏,百無聊賴地坐在工廠地上,哪怕看到韓秋一行人走進來也懶得起身。

「怎麼回事,為什麼都坐着不開工?連燈也不開?」

韓秋先發了話。一個老婦人在工服上的圍裙上擦了擦手,撐着膝蓋站了起來,發出嘎嘣的響聲,開始說。

「又是坤登那群人,中午午休的時候他們偷偷摸進來把電閘剪斷了。現在整個工廠都沒電了。」

韓秋皺着眉頭,又來了,他心想。

「一開始是恐嚇信,然後是砸玻璃,扎輪胎,現在又開始搞破壞,昨天聽說有工人在回家路上被搶劫了,今天說什麼也不來了,」

老婦人搓着手支支吾吾地說。

「眼看着這個月的工作量又完不成了,大家的**沒有了,我們也都泄了氣,這麼下去也不是個事呀。」

「你們趕緊修復好電閘,盡量開工,不管這個月完成多少,都按超額20%的指標發**。」

韓秋用手揉着太陽穴,眼神越過老婦人,大聲和全屋的工人說。業績完不成就算了,再扣**,連工人都要跑光了,這是他不能接受的後果。

工人們聽到韓秋的話,不好意思再坐着了,稀稀拉拉地開始返回到自己的工位上,幾個電工也開始翻箱倒櫃的找工具。

韓秋也知道現在的安撫只是治標不治本,工人們忌憚着坤登的下一次破壞,工作起來也沒有積極性。

得徹底解決這個隱患,哪怕用極端手段。韓秋暗暗下決心。

他陰着臉走進了辦公室。桑棉和韓星子緊跟其後。桑棉走進來後便立刻誠惶誠恐地站在牆邊,而韓星子專註在手機上,手指上下移動,不知道在和誰發信息。

「上次和你說招兩個安保人員來看護工廠。怎麼還沒落實?」

韓秋的臉色依然低沉,質問桑棉。

「我……我也沒想到坤登他們這麼執着……」桑面緊張地閃爍其詞,他感覺舌頭和上牙膛粘在了一起。「我……我現在就去辦這個事。」

「明天如果還沒有安保進來,你也別做了。」韓秋已經坐在了巨大寫字檯後面的老闆椅上,目光如炬地盯着桑棉。「念及父親的情面,我已經給你破例了很多次了,我醜話說在前頭,這次再做不好,就沒有下次了。」

桑棉感覺身體像被下了緊箍咒一樣站在那裡,面對這個自己還小很多的年輕人,他依然感覺到了不可質疑的威嚴。

韓秋用眼神指了指門口,示意桑棉出去,收到指令的桑棉如獲新生般快速拉開門,跑了出去。

韓星子也放下了手機,意興闌珊地看向前面。

「你想回去就讓桑棉開車送你回酒店。我在辦公室忙一會,待到晚上,直接開工廠的車去機場。」韓秋拿起一支筆開始簽署報稅單,一邊寫一邊和韓星子說。

「去接胡青霜嗎?」韓星子問。

韓秋眼也不抬地點了點頭,算是回應,他依然在文件上簽字。

胡青霜是韓秋的女朋友,這是她頭一次來棉國找韓秋,他們計劃回國前在周邊短暫旅行幾天,但現在因為工廠的突發事件,韓秋也提不起太大的勁頭。

韓星子不可置否地「哦」了一聲。站起身來,把門半拉開。

「我學的也差不多了,不用讓桑棉送我了,我自己回去就行。」

「不行。」韓秋簡潔地回絕。「太危險了。」

韓星子停下來剛剛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