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臉程度之快簡直讓當時幼小的我嘆為觀止》[變臉程度之快簡直讓當時幼小的我嘆為觀止] - 第4章

地回答,顯得我像個局外人。
可是我知道,在我們倆面前,桑沫就是待宰的,自以為是的羔羊。
4三天前。
江然雲喜歡搞事,那天他逃了課帶我去酒吧。
他沒少來過這種燈紅酒綠的場合,結識的不務正業的公子哥也多,我坐在沙發上,垂着眸看那幾個人談天說地互相打鬧。
江然雲什麼破事都敢碰,偏生有一張無辜的,過於精緻的臉,每次只要眼眶一紅,無論是誰都會網開一面。
但我不一樣。
小時候江然雲以為這招對我也有用,眼眶一紅拉着我就要哭。
我不慣着他,一個拳頭上去對着的就是那張臉。
在眾多孩子中,我算是比較有號召力的。
男孩子不服氣那也只能受着,因為他們打不過我也罵不過我。
當時江然雲的眼淚就掛在那裡,愣愣地看着我好長時間。
然後他小聲嘁了一聲,說沒勁。
但是唇邊卻還是上揚了。
我嘴角一抽,覺得這個人可能有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終於等江然雲坐在我身邊的時候,我已經打了不知道多少個哈欠。
「困了?」
輕聲的話附在我耳邊,痒痒的,像是吹了口氣,更像是情人間的耳語。
我睜開眼,看見他半個身體幾乎都湊了過來,那雙眸子愉悅地眯起,泛着點淡淡的粉。
於是我把他推開,罵道:「死遠點,你爹我要睡覺了。」
酒吧的氛圍我不喜歡,於是就跟着江然雲去了一次,後來他再叫我我都不去。
那天我在酒吧睡着之後是江然雲背我回來的,他身上沒有酒氣,有一點冷冽的雪松味,我半迷糊地湊近他,均勻的呼吸落在他耳邊。
他的身子一僵。
回到我家之後一如既往的沒有我爸媽,楚盛安這個時候估計還在熬夜奮戰打遊戲。
我費勁吧啦地睜眼從床上坐起來,看到他坐在我床沿上,仰頭透過落地窗去看外面清冷的月亮。
「裝什麼文藝少年。」
聽到我幽幽的吐槽,江然雲在話語上沒理我。
只是轉頭,他一雙好看的手在我的注視下輕輕撫上我的臉,然後並不算用力地捏住左右看了看,像是在看一件出自他手的精緻藝術品。
我沒罵他,也沒揍他。
在皎潔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