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赴落日》[奔赴落日] - 第1章 記憶與改變

summary:因意外事故而獲得未來記憶的德拉科,痛定思痛,決定做個徹底純粹的反派

潘西在休息室焦急的來回踱步,布雷斯無所謂的翹着二郎腿悠閑地坐在旁邊的沙發上晃蕩着他穿着昂貴皮鞋的左腳。

德拉科·馬爾福因為在魁地奇比賽上被突然拐彎的鬼飛球擊暈從掃把上掉下來在醫療翼被救醒後,已經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兩天不吃不喝也不上課了。

說實話,德拉科絕對算不上一個合格的斯萊特林,不會審時度勢也不會明哲保身,就像個被寵壞的孩子一樣,一遇事就張口閉口喊爸爸。

要不是因為德拉科有馬爾福的姓氏,其實德拉科是達不到他布雷斯·扎比尼的交友條件的。

就像是對待救世主的問題一樣,斯萊特林們都和格蘭芬多救世主維持着不靠近也不招惹的關係,雖然不至於去討好救世主,但是也沒必要去招惡。

德拉科是個另類,被救世主拒絕示好後,就像打開了什麼降智開關一樣,不停地去格蘭芬多捉弄救世主,給救世主找麻煩,同時也給自己拉仇恨。

看身邊這位潘西·帕金森小姐,從小立志成為馬爾福夫人,現在正為她理想中的未來丈夫着急。

well,或許自己也應該表現的急切一點,畢竟房間里不吃不喝的那一位,是一個馬爾福。

至少得保證自己的表現不至於和背後兩個眼裡只有蛋糕披薩的吃貨相比較。

德拉科在自己床上,看着鋪滿床的記滿了筆記的紙張,稍微有了些回歸現實的安心感。

他躺在醫療翼的那段時間,像個旁觀者一樣被迫地觀看了自己的一生。

高貴純正血統的馬爾福家族竟然會在骯髒充斥着腐爛味道的阿茲卡班和醜陋的令人作嘔的攝魂怪共處一室,他父親母親竟然相繼病逝在阿茲卡班。

德拉科縱觀自己的一生,他覺得造成那個可怕後果的原因在於他自己,一個不合格的帶有多餘情感的反派。

德拉科把羽毛筆扔在地上,用手指**兩天沒有打理的髮絲,把它們隨意地向後攏了攏,回想自己的懦弱膽怯和無能,德拉科挑起眉頭,睜開閉着的雙眼,灰藍色的眼睛在暖黃色的燈光下泛着冷意。

他會是一個合格的反派。

德拉科在醒後第三天終於出現在了斯萊特林長桌,正吃着草莓布丁的潘西看見德拉科後,立馬放下手中的餐具迎了上去。

「德拉科,你感覺怎麼樣?不過就是一次比賽,沒有關係的!」

德拉科在潘西的拉扯下坐在了自己經常坐的座位上,「是啊,不過就是一次比賽。」

只不過上次贏的是哈利·波特。這一次可不一定。

「你能這麼想就太好了!我給你請了這幾天的假,說你頭疼不舒服,但要是你今天再不去上課,院長可能就要找你談話了。」潘西遞給德拉科一杯青蘋果汁。

德拉科不動聲色的敲了敲杯圈,青蘋果汁變成了一杯純黑咖啡。

德拉科望向坐在教師席的斯內普,他本來很喜歡他的院長的,因為只有他和自己一樣不加掩飾的討厭哈利·波特。

但沒想到,他以為的厭惡,其實是斯內普對波特的保護。

嘖,一個無恥的背叛者。

在斯內普看過來前,德拉科收回了自己直視的目光,換上純真又帶着頑劣的笑對上斯內普的審視。

斯內普只是短暫的看了一眼這個缺了兩天課的學生,然後就移開了目光。

無視了格蘭芬多兩道令人感到冒犯的窺視,德拉科把手裡的黑咖啡一飲而盡,很苦,但沒有親眼看着自己家人一個接一個死去的痛苦。

「嘿,哈利,你有沒有覺得馬爾福不對勁?」羅恩皺着眉看着消失兩天的德拉科。

「我覺得他不對勁,但不知道哪裡不對勁。」哈利用南瓜汁杯口抵着自己的下巴作為支撐,用毫不掩飾的挑釁的目光看向對面的金髮斯萊特林。

「或許他是厭煩了找你們麻煩的幼稚遊戲。」赫敏放下手裡的麵包,用紙巾擦了擦嘴。

「哦,是的羅恩!馬爾福今早沒有來捉弄我們!尤其剛剛我還特意瞪了他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