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嫡女!她百萬畝良田穿來了》[暴走嫡女!她百萬畝良田穿來了] - 第7章 相生相剋

「嗚啊!」月先先再接再厲着,小刺客瞬間躺平,一副慫得不能再慫的樣子。如果它有淚腺,這會兒眼角一定掛着淚!

沒有什麼敵人是人類幼崽解決不了的,如果有,請給他兩個。月先先輕輕鬆鬆地上了馬。她得趕緊離開這兒,然後找個地兒好好睡一覺。

「你很會掐算?」晏九如三人還在半山腰處對峙。

「嗯,上推五十年,下推五十年,無所不知。」年輕的游道笑道。

「那你算算,月先先現在在哪兒?」晏九如問道。

「雷集山附近。」游道輕鬆應對。

「哪個方向,哪種高度,哪條道上……」晏九如步步緊逼道。

「額……」這該死的晏九如!要不要算得這麼精確!游道捋了下鬍子,力氣大得差點把鬍子揪下來。他真想說一句「天機不可泄露」把這臭男人打發掉!

「嗯?」晏九如翹首以盼。

「答應我,接下來我要說的話,你認真聽完。」游道煞有其事地說道。

「好。」晏九如點點頭道。

「她走在一條不歸路上——」

「我——」晏九如握緊了拳頭就要往上沖,嚇得小游道條件反射地往後一退。

「九爺!九爺!冷靜!一會兒我替您收拾他。乖啊,別衝動!」北衾連忙把晏九如給攔住,生怕他一不小心把自己給揍出個好歹來。

「你答應我的,好好聽完!」游道氣道,「那月先先的面相我看過了,是命中帶咸池天然惹是非的主兒,誰娶誰倒霉!你以為自己為何印堂會發黑?那還不是被月先先給克的!」

「!」哎喲,這拳頭怎麼越來越硬了。

「你仔細回想一下,多年前,你還是如意堂的大東家,慶都城首屈一指的活神醫。可自從你跟月先先定了親以後,生意便一落千丈。沒有人敢找你看病,也沒有藥材商跟如意堂來往。你說她是不是克你?」

「好像是有那麼一回事。」北衾這才想起自己已經很久沒去如意堂了,鼻子酸酸的。雖然他不喜歡上山下山、東奔西走四處翻找藥草的日子。可那樣的日子畢竟還是充實。

「後來你聽信了月先先的胡話,上京告了御狀。被聖上罰杖責一百不說,苦心經營的如意堂還被充了公,自己更是被關在井底暗無天日的井底生活了一年左右,直到前不久才死裡逃生被放了出來。」游道一副盡在掌握中的樣子緩緩說道。

「哪一句是胡話?」晏九如只關心這句。而他這些遭遇,並不是什麼秘密,很多人都知道。

「她說小郡主挖走了她的心!這不是胡話是什麼?哪兒有挖走了心還活蹦亂跳的?!哪兒有挖走了心還不留疤的?」游道義憤填膺道,「如果世上真有去疤葯,她就該交出來不該私藏!」

「你怎麼知道她沒疤?」晏九如問道,「你見過?」

「我——」

「北衾給我打他!」晏九如根本不聽別人話中的重點。

「哎喲哎喲。」但游道身手敏捷,一溜煙就跑了,邊跑還邊喊道,「你別不信邪!月先先的命格,早在上上上輩子就已經定下了!」

「!」

「她就是個水性楊花不知檢點的女人,除了那身皮囊、全身一無是處的大草包!你們現在只是定親,你就印堂發黑!等將來你們成親,你就頭頂一片草原!」

「走你!」北衾一塊泥巴直直地往那游道的後腦勺砸去。

「哎喲!」游道敏捷地躲過了泥巴攻擊,回過頭來對着北衾得意地說道,「沒打着!」

「你!」北衾又攢了一團泥巴準備扔出去。

「貧道該說的都說了,最後只說一句,就一句。」游道突然一本正經地說道,「晏九如!想要同風起,遠離月先先!」

「滾!」晏九如吼道。

「哎喲。」這次游道自己摔了個大跟頭,但嘴裏沒閑着,「別不信我!三日後,婆婆河下游的兩個村子會被泥石流淹沒!到時候會有數百條人命喪生,你要是有空,記得去看一眼啊。」

「……」

但游道說完後就後悔了,什麼叫有空就去看一眼?要是這晏九如命喪當場,他家小師妹會剁了他喂狗吧……

「噫~不管了不管了。」先逃出北衾的手掌心要緊。而且小師妹說的那泥石流也不一定會發生。

「最近是不是走什麼背時運,總遇到這種瘋瘋癲癲的人。」晏九如泄氣道。

「哎喲,爺,您可別烏鴉嘴了,之前那丫頭還說您這嘴開過光呢!」北衾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