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嫡女!她百萬畝良田穿來了》[暴走嫡女!她百萬畝良田穿來了] - 第6章 報應來得太快(2)

大人毫不客氣地吼了回去,「都說多少遍了,秦王不能嫁!不能嫁!她是被鬼迷了心竅,還是腦子裡進了屎!大家都對秦王避之不及,唯獨她一心一意要嫁秦王!蠢貨!愚昧!見了美男就走不動道兒的色胚!」

「……」晴天霹靂!阮夫人滿腦子嗡嗡亂響,一定是剛剛小傻子的事兒對她打擊太大了,她還沒反應過來。一向唯唯諾諾的阮呂霖居然吼了她?

「我告訴你阮呂霖,想讓阮金秋認祖歸宗,沒門!」阮夫人豪橫道。

「不,母親說了,有門。」阮呂霖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袍。

「那個老傢伙,又出了什麼餿主意是吧?」阮夫人咬着牙道。

「母親說,以七出中的善妒休妻便是。」阮呂霖的話匣子打開後就不打算關上,「我們也保留了證據。」

「善妒?你還有我妒的證據?什麼證據?是你那外室臉上即將出現的手指印嗎?」阮夫人冷笑道。

「……」阮呂霖用極冷的目光瞥了一眼自己的髮妻,「是後花園井裡的屍體。」

「!!!」

「你這種人,是不是從來不怕報應?我真恨自己沒有早一點發現你的真面目!萱兒她可不是跟人跑了,她是死了。被人推下井時,她還不到二十歲吧。」阮呂霖雙眼含淚道。他這一生,擁有的女人除了髮妻、跟外室曉嫻以外,還曾有過三個小妾。

一個因為煮壞了晚飯,被發賣了出去。一個因為跟馬夫說了句話,被人摁頭鞭打至喪命。而他找到的這個萱兒,是因為懷有男嬰,而被人推下了井。

阮呂霖越想越覺得悔恨,「果然是,最毒婦人心!」

「阮呂霖!」阮夫人終於咆哮了出來,「會遭報應的是你!一生一世一雙人全特么的狗屁!」

晚風中,大道旁的小小馬車,被這聲聲控訴嚇得簌簌發抖。

百米開外剛被月先先解開的馬嚇了一跳,她趕緊安慰那金色的馬道,「沒事兒沒事兒,獅子吼沒聽過?」

看來以後她得給這馬加強訓練了。跟着她混,可不能是個膽小鬼。

馬兄晃了晃頭,大概不置可否。

月先先的交通工具「過來」被不明生物給吃了,下了山就四處尋找代步工具的月先先一眼就相中了這金色大馬。鎮南王府的男人雖然都是人渣中的人渣,但府里的馬卻匹匹都是寶馬中的寶馬。

「我們今晚先找個地方休息,明早趕路——」

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打斷了她的話。

「蛇?」月先先警覺地盯着身後那片青草地,「刺蝟?黃鼠狼?」

「……」

「大金!我們走!」月先先翻身上馬,朝南奔去。那窸窸窣窣的聲音如影隨形。要是「過來」還在,她根本用不着擔心自己會在野外被蛇吞掉。一想到這兒,月先先忍不住喊道,「大金,加速!」

「……」

可是後面的東西似乎跑得比馬還快!她一定是騎了匹假馬!

「噹!」金屬撞擊的聲音。月先先看着那咬住自己衣服的東西,有點像「過來」,但月先先知道這不是「過來」!「過來」是魔鬼魚的外形造型,可眼前這東西是條噹噹魚!

「想吃海棠盒?」月先先自己問出來後都覺得不可思議。

「……」那「噹噹魚」甩了甩自己的尾巴……

「想得美!」月先先當即就用衣服將噹噹魚整個打包,瘋狂地將其砸向路邊的大石頭上,「我讓你吃!讓你吃!」

海棠盒的材質特殊,不管怎麼敲打都毫髮無損。那「噹噹魚」不可能剛好是同種材質……月先先暗自祈禱着。

「嘶。」一個紅色毒刺刺破了布料,月先先嚇得趕緊鬆手。保不齊這機器殺手的紅色尖刺也有毒呢。

月先先撿回自己的海棠盒,正待回到馬上,那噹噹魚又蓄勢待發地想要撲過來。月先先趕緊拔出大金身上帶的長劍。

「叮叮噹噹。」一人一魚,就在草地上展開了一場對抗。

「咔咔咔!」這劍顯然不合噹噹魚的胃口,剛吃進去就被吐了出來。擺出一副你奈我何的樣子,趴在月先先的跟前伺機而動。

「……」月先先眯起了眼,看來這傢伙以為自己的軟柿子很好捏呢。

那噹噹魚正有此意,甩噠着尾巴,猛地沖了過來——

「哇啊!」月先先學着嬰兒哭泣的聲音,極大限度地將其表現得很吵很吵。正如她所料,這機器殺手聽到了嬰兒的哭聲,當即嚇得瑟瑟發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