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嫡女!她百萬畝良田穿來了》[暴走嫡女!她百萬畝良田穿來了] - 第5章 虧大了

「臭丫頭!我饒不了你!」阮琳琅咆哮道。

「爺!要智取!」北衾一把拉住已經起身的晏九如,「死纏爛打的人沒有幸福。」

「……」晏九如感覺自己胸口遭到了暴擊。

月先先在下山的小路上,不斷思考着東西可能落在什麼地方。可是不管她怎麼翻看記憶,都毫無線索。

她甚至不記得海棠盒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在她手上的。

「難道在老家?」月先先來慶都後,海棠盒就放在鏡奩里沒有翻看過。直到昨天上山時才拿了出來,送給了蘧長胤。

忙着趕路的月先先不經意間瞥見路邊開得正美的蘭花,腦子裡噼里啪啦地冒出白天的片段。

母親在院里給無盡夏澆水,自己在做復建,與平時別無二致的靜謐……要不是郎子衿突然出現,她們今晚的烤肉派對還會照常舉行吧?

眼淚又不受控地往下滾落,胸口悶得難受。郎子衿這個王八蛋!

「你最好別被我找到!」月先先怒道。

在後山,蘧長胤找到自己外甥時,滿臉的難以置信。

他的外甥是胖了點,但也不至於胖成這樣!這頭豬怎麼可能是他外甥?

侍衛們趕到時,這昏迷不醒的豬被烤得滋滋作響。

猥褻男的手腳被月先先捆到一起吊到了樹上,全身上下爬滿了紅螞蟻,屁股下面燃着一堆火。

「是螞蟻咬的……」刑天在一旁解釋道,「那丫頭往世子爺身上灑滿了糖餅渣,又挖了螞蟻窩塞到世子爺的褲子里……」

「……」蘧長胤一愣,「她還真是睚眥必報啊……那事兒肯定成了,不然她不會這樣報復。」

「沒成。」刑天硬着頭皮回道,「阮夫人抓姦夫的事兒失敗,自己被那傻子反將一軍,如今怕是快馬加鞭地回去收拾外室去了。」

「外室?」蘧長胤又一愣。

「是啊,阮大人在外頭養了個外室,雖然人盡皆知,但阮夫人是剛剛從月先先那兒知道的。」刑天再度解釋道,「據說是氣得不可開交,扔下了阮小姐自己就下了山。」

「那傻子去哪兒了?」蘧長胤揉了揉太陽穴,「找到了嗎?」

「屬下等還在找。」刑天將頭低了下去。

「找不到就別找了。」蘧長胤滿不在意地說道,「回去把桌上那封信,還有小公主要的那破東西,八百里加急給她送去。」

「是。」刑天領命。

「哼。」蘧長胤不情不願道,「雖然事沒成,但阮琳琅與我的約定的事情依舊作數。你明天送完信就直接回宮跟我母后說一聲,請母后撮合一下她跟我三哥的婚事。」

「是。」刑天畢恭畢敬道。

「爺?咱們這是去哪兒?」北衾也跟着晏九如回到了林中小屋。

「別說話。」晏九如這會兒的心情很不愉快。

要不是北衾攔着他,那女人怎麼會不見?以至於他們倆在山上找了好幾圈都沒找到。

「哦。」北衾還想說兩句,但是晏九如顯然不想聽。

「哎喲!完蛋了!」不一會兒,北衾又咋呼起來。

「……說。」晏九如忍着火氣問道。

「白條沒寫!這丫頭想賴賬!」北衾驚呼道,「哎喲,我這下算是知道賠了夫人又折兵這句話能用在哪兒了。」

「……」晏九如咬了咬牙。

「是你們……」一個聲音響起。

「是誰?」北衾飛快地將晏九如護在身後。

「白天才見過的,這麼快就忘了?」那樹影下的人笑道,「你們救到人了嗎?」

「是你。」晏九如這才反應過來,「你跟蹤我?」

「倒不是。」來者笑道,就算是也不能承認,「偶然路過,聽說幾位夫人說,之前這邊在掉星星?」

「是石頭,沒有星星。」晏九如才不信鬼神之力那一套,定是有人在背地裡搗鬼,「有閑得無稽六受的壞人,往山下丟石頭玩。」

「……」來者愣了一下。隨即感慨到,大夫們總是難騙,尤其是那些醫術高明的大夫,「但不可否認,我救了那姑娘。」

「她自救的。」仍舊站在北衾身後的晏九如嘴硬道,「即便我不出現她也能處理。」

「她沒見到你?沒哭着鬧着求你娶她?」來者又一愣。

「哭了。」晏九如苦笑道,「但沒求我。」

早先晏九如在城裡遇到這個游道的時候,對方說他印堂發黑、元神渙散,最近一定諸事不順。

這種慣用的話術,晏九如哪能信?於是轉身想走。

游道也不急,只聽他擲地有聲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