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嫡女!她百萬畝良田穿來了》[暴走嫡女!她百萬畝良田穿來了] - 第4章 這不巧了嗎?

「爺,你怎麼了?」北衾武功高超,晏九如一有心情變化,他幾乎立刻就能知道。

「沒事。」晏九如回道,心裏卻咆哮道,沒事兒才怪!

在確認盒子里的東西真的不見了以後,月先先有點不開心,心情抑鬱的她坐在石凳上一口氣吃掉了兩個糖餅。

海棠盒確實是自己認識的海棠盒,可裏面的病毒君去哪兒了?天殺的,要人命啊。

難道,這世界還有另一個會打開海棠盒的人?郎子衿?她會嗎?不,不會,那個自戀的女人笨着呢,怎麼會打開這麼精巧的機關?

「這屎殼郎釀出蜜了,巧了呢。」一個聲音譏笑道。

心不在焉的月先先沒注意到腳下的路,曲廊一轉,便看到一個無比熟悉的身影站在迴廊盡頭。

「誰說不是呢。」月先先今晚可算是超負荷工作了。像她這種體質的人,這個點應該上床睡覺了不是嗎?

「真沒想到啊,你居然是個碎嘴子。」阮琳琅一步一個詞兒地往前,每一步都殺氣騰騰。

「嗯?不敢當,碎嘴子可比不過老鴇子。而且我堅信,家人間不該有所隱瞞。你瞞着阮夫人這麼大的事兒,真是不孝。」月先先依舊踏着悠閑自得的貓步。

「要你多管閑事!你這個一無是處的草包!」阮琳琅飛快地跑過來,揚起了手準備好好收拾下這個不知輕重的臭丫頭。

「要你聯合尉遲給我下藥!你這個氣迷心的綠茶婊!」月先先只是迅速地下蹲,側翻跳到欄杆上,一個反手就將巴掌還給了阮琳琅。

這一巴掌的能量怎麼形容呢?就是「啪——啊——咚——咚!」

「啪」阮琳琅被打得「啊」一個踉蹌,頭「咚」得一下磕到了欄杆上,整個人瞬間被彈飛,頭又「咚」一聲磕在地上。

鴨蛋臉瞬間腫得老高。

「乖乖!吃了兩個糖餅就能變這麼厲害?」樹上的北衾忍不住控訴道,「爺!你偏心!這麼神奇的糖餅不給我留一個!」

「……」被氣到冒煙的晏九如真是一言難盡。

晏九如不敢出現在月先先的面前,他生怕自己一出現,月先先就把信物還給他……於是,他和北衾悄悄地跟在她身後。想看看她到底有何打算?

可冷不防一回想,自己偷偷摸摸的行為好像有點猥瑣?

滿臉淚痕,腦瓜子叮噹亂響的阮琳琅慢慢地從地上爬了起來。柔嫩的雙手一碰到自己的臉就疼得眼淚直流,更別說額頭上後腦勺上各有一個大包。

「你、你好大膽子!」阮琳琅怒喝道。

「你、你好大的臉!」月先先跳下來,冷冷地說道,「今晚的事兒,咱們沒完。」

「哦?你還想料理我?就憑你這小身板兒?」阮琳琅不服道。

「料理你?你也配?」月先先輕蔑地看着阮琳琅道。

今晚的葯,雖然不是阮琳琅喂到原主嘴裏的,但她有參與!一想到原主今天不過才十五歲,臨死前差點被人毀了清白,月先先怒從心上起:

「你該慶幸,我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兒要做。不然我就連夜趕回慶都敲登聞鼓,告你謀害、並夥同鎮南王家的色胚子給人下藥!」

要不是山神廟塌了,那色胚大概就得手了吧?可氣!

「我為什麼要這樣做?」阮琳琅譏笑道,「如果大人們問起來,你該如何回答?」

「因為你想嫁給秦王殿下卻苦於無人搭橋引線,於是拿別人的清白去討好鎮南王世子,以求對方能幫你創造上位條件。」月先先冷眼看着阮琳琅道。

「哼,無稽之談!」阮琳琅冷笑道,「我是想嫁給秦王沒錯,但不需要通過這些手段。」

「看來你有備選方案,有除我之外的人來幫你達成目標。」月先先眼睛一轉,「是你身邊的紅兒、柳兒什麼的嗎?讓我想想,她們最近都去了哪裡……」

「!!」阮琳琅心下一突突,被這女人猜中了,但——「嘖嘖,沒想到啊,被人下一次**,居然變聰明了。」

「……」晏九如兩人屏住了呼吸,一動不動地等着後續。

「你說的沒錯,鎮南王府就是我的靠山。」阮琳琅得意忘形地說道,「主意是小郡主想的,葯是長公主給的,把它用在你身上的人是世子爺。我就是找個由頭,引君入瓮而已。你能給我一耳光,可你又敢拿他們怎麼樣?」

「……」阮琳琅的坦率,令月先先吃驚不小。看來她要女承父業,一心一意搞垮長公主一派的時候到了,「你真不怕我把今晚的事說出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