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嫡女!她百萬畝良田穿來了》[暴走嫡女!她百萬畝良田穿來了] - 第3章 開過光的嘴

目光四掃,腦袋陣陣發昏的月先先,還是從凌亂的地上找到一封信——「秋風起兮白雲飛,草木黃落兮雁南歸。蘭有秀兮菊有芳,懷佳人兮不能忘?——這跟你說的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晏九如一把奪過那信說道。

這女人還是一貫的裝腔作勢,她識字嗎?拿着那信看得有模有樣的?她要是識字就不會被人騙到往賣身契上摁手印了。

「表達的意思不一樣。」還不待晏九如看清上面的字,月先先又將那信奪了回來丟進了火里。

看着眼前這個比自己高出不知多少的男人,她心裏莫名地來氣。

「怎麼?你還真以為自己能成太子妃?」晏九如冷笑一聲戲謔道,「告訴你,你那些下三濫的手段不會得逞的——」

「……」但月先先根本沒在聽他說話,只見她走到瓦礫堆前,頭也不回道,「過來……」

「我不過去!」晏九如咬牙切齒道,「休想讓我救他!」

「……」月先先換了個角度,繼續焦急地喊道,「過來……」

「我說了我不過——」晏九如咆哮着。

「……咻——嗚——嗚嚕……」但被拽到牆角的飛行器閃出一道耀眼的光,轉瞬便熄滅了。隨後發出幾聲嗚嚕聲就安靜了下來。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差點把晏九如跟北衾嚇得心臟驟停。

等月先先找到牆角,那可憐的魔鬼魚飛行器已經只剩下一節尾巴在外面。

那鬼鬼祟祟的不明生物吞掉了與月先先在異世相依為命的飛行器!沒有了「過來」,以後她遇到危險還怎麼跑路?

「你是個什麼東西?」月先先語氣森冷地問道,一抬手就將一塊碎石頭砸向了那烏黑黑的機器殺手。

「……」但是這兇手行動力十分敏捷,月先先對它的攻擊微小到完全不影響它吃東西。

「……」月先先又丟了一塊石頭,毫無疑問被躲開。

面對身手明顯比自己好的對手,月先先又氣又絕望。最後只好問道,「有沒有吃的?」

「給——」

冷汗嗖嗖往外冒、雙眼直發黑的月先先決定先給自己補充點體力,她一把接過了晏九如手裡的小籃子,「謝謝。」

「……」就在北衾以為她會狼吞虎咽地開吃的時候,她卻轉身把籃子放到了破木門板上,自己跑到院兒里的水缸旁洗了個手……

看到月先先淡定吃東西的樣子,晏九如忍不住想起不久前在廟裡失控大哭的女人,這倆居然是同一個人?

「還有些紅豆粥。」晏九如在一旁提醒道,「你別光吃餅不喝粥,會噎着。」

「嗝!」晏九如話音剛落,月先先就雙眼含淚地打了一個嗝,「你這嘴開過光的嗎?」

「!!!」

「快喝口粥!」晏九如一面後悔沒忘記帶糖水了,一面飛快地打開粥罐。

月先先一見那罐里的紅豆粥,哇一下就吐了起來,「嘔……」

月先先在牆角吐得天昏地暗,就聽那邊北衾沒頭沒腦地問道,「不會懷上了吧?」

「懷你個頭!」晏九如扭頭就給北衾一個暴栗。

「……那總不可能是被紅豆粥給嚇吐的吧?」北衾嘴硬道。

「怎麼可能?哪兒有人暈粥的?暈血的我倒是見過……」誒,晏九如一愣,他認識的人裏面有暈血的嗎?

「……」月先先真希望這人能閉上他的烏鴉嘴……她不暈血!可當她扭頭看向那粗陶罐子里的東西,「嘔……」

「她就是暈粥!」北衾連忙把粥罐蓋上,抱進懷裡,「好了,粥我收起來了,你接着吃吧。」

「……」這哪兒還吃得下去!月先先簡直要捶地!

「要不,我給你扎幾針?」晏九如忙說道,「扎幾針就不難受了。」

「你敢!」月先先立馬站起來跟這人拉開距離。

「你真是——」晏九如一抬眼就見到月先先滿臉的戒備,氣道,「不知好歹!」

「……」月先先咬着牙,這臭男人今晚已經說過她好幾次不知好歹了,「飯錢,衣服錢,算一下,先打張白條,等我賺到錢還你。」

「!」晏九如聽月先先這麼一說,都快氣哭了,「誰稀罕那點錢!還打白條?你會寫自己名字嗎就跟人打白條?!」

「我不欠別人人情。」月先先淡淡地說道,「你開價吧。」

「兩貫錢,」眼見着兩人又要打起來,北衾連忙伸出兩根手指道,「兩萬!」

「你第一次說的是兩貫?」月先先挑了挑眉。

「不不不,是兩萬,個,銅板!」北衾霸氣地說道。

晏九如剛要張嘴,就被自家侍從瞪了一眼。小侍從是真心想要這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