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嫡女!她百萬畝良田穿來了》[暴走嫡女!她百萬畝良田穿來了] - 第10章 讓讓

在一晚上接連遭受多重打擊的月先先,在巨石屋裡睡得極好,等她醒來已是日上三竿。

很久沒有起這麼晚過的月先先,起先心裏是一陣愧疚,然後一陣哀傷,最後——

「咕嚕嚕……」餓了。

天大地大,吃飯最大。

月先先洗漱完的頭一件事兒就是將身上的家當鋪開來清點一番……結果看了兩眼又一股腦兒地包了起來。

全是些一文不值的玩意兒,根本不用清點!

相較於她的貧窮,大金倒是像個腰纏萬貫的紈絝。

那點綴着玉塊的銀鎏金馬鞍怎麼看怎麼不順眼。更別說同樣鑲着玉石的銀胸帶、蹀躞帶之類的。

拆了,無可厚非的。能換取食物以及生活用品的東西都得妥善保管起來。

忙完這些,便讓小貓將房子收了起來,一人一貓開始四處尋找能吃的東西。

小狸花貓頂着一張苦大仇深的臉,默默地跟在後面。

陽春三月,草長鶯飛。柳芽能吃,但沒有鍋。野菜能吃,但沒有鍋。小鳥飛來飛去,巢里卻沒有卵。

「哎……」月先先長嘆一口氣,她現在沒心情做鍋子,就沒有現成的能吃的東西嗎?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山南向陽處一叢叢茂盛的綠色毛刺叢,有一小部分枝頭已經掛上了嬌艷欲滴的野生樹莓——跟北衾他們昨晚吃的是同款。

眨眼間,月先先就把野樹莓摘了個精光。這些東西能果腹,可終究不是正經食物。

就這麼什麼都不帶就跑出來實在是,「魯莽。」

月先先一邊採摘各種能吃的果子,一邊在向陽處找尋草藥。

「三七三七你在哪裡。」月先先的目標藥材是三七,化瘀止血定痛,很適合她現在的情況。三七得在向陽的山坡上找,指狀葉橢圓細尖,跟雞爪子似的。

這些都是母親教她的。

看到箬葉可以順手摘一把。月先先在心裏說道。這季節少不了雨,這會兒她沒條件給自己做把油紙傘,但是用竹子做個遮雨的青箬笠還可以的。

所以一會兒遇到竹子要鋸幾根。

不明生物雖然吃掉了她的「過來」,好歹給她留下了一張椅子。而椅子下面恰恰放着她最珍愛的東西——一套木匠工具箱。

月先先是個一有壓力就想干點活兒的主兒,一高興也是如此。而她飛行器上這套並不是拿來幹活兒用的……那是她的童年時光。

要是被月悠然看到她現在拿着五歲時用的工具做東西一定會笑死……

在月先先專註於尋找某種東西時,常常很容易忽略身邊的動靜,比如喵個不停的小貓。

小貓自從被月先先收拾一頓後便很安分,因為這個女人搞出來的噪音真的很煩人。可如今她只顧着找草藥,絲毫沒注意到四周埋伏着的黑衣人。

一想到如果這個女人死了,自己也會被爆頭,小貓就忍不住跳了出來——

「喵!」

「原來在這兒!」月先先摸了摸小貓的頭道,「多謝。」

「……」原來小貓跳下來的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