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墨爺,你家心肝是神仙會抓鬼》[報告墨爺,你家心肝是神仙會抓鬼] - 第7章 你必須想辦法將楚千瓷從墨北寒身邊趕走

……

樓下,楚千瓷把碗筷洗乾淨後就去給墨北寒煎藥了,她一個人待在廚房裡發獃。

也在這時,楚千瓷眼前出現一道白光。

上面寫着七個大字:「千瓷,不許用法術。」

這是天帝給楚千瓷的警告,因為她一旦法術用多了,會引來魔族的人,到時候魔族的人一來,他們一定會阻止她再次接近墨北寒,所以為了能夠繼續留在墨北寒身邊完成自己父親交給她的任務,法術得盡量少用才可以。

楚千瓷看着自己手背燙紅的地方,原本她還想用法術治癒呢,現在接收到天帝的警告後,楚千瓷不打算管了,就這樣吧,反正也疼不死人。

一小時後,楚千瓷替墨北寒把葯熬好,她端着上了樓,看見閉着眼睛已經睡着的墨北寒,楚千瓷把葯放在一旁坐在他的身邊替他把被子蓋好。

見墨北寒臉上還戴着面具,楚千瓷小心翼翼的替他摘下,接着從包里拿出祛疤膏輕輕的塗抹在墨北寒臉上。

等葯塗抹好後,楚千瓷放在一旁的葯也涼了,她拿過來喝進自己嘴裏,然後嘴對嘴的把葯餵給墨北寒服下。

大概是葯太苦的緣故,墨北寒在睡夢中眉頭緊蹙,楚千瓷抬起手撫平墨北寒的眉頭。

「再喝幾天就不喝了,乖乖睡吧。」

楚千瓷躺在墨北寒身邊,把他抱住:「晚安,墨北寒。」

楚千瓷閉上眼睛後,墨北寒緩緩睜開了眼睛。

他抬起手碰了碰楚千瓷的手背,感覺到鼓鼓的水泡,墨北寒眉頭皺的更緊了。

……

醫院。

杜芳若剛做完手術取出吊燈留在她腿上的碎片,墨承楓不久前正在外面花天酒地,突然接到自己母親電話,聽聞她受了傷住院了,他立刻趕到了醫院。

看見腿上纏着繃帶的杜芳若,墨承楓擔憂的出聲詢問:「媽,你怎麼傷成這樣?」

「今天家宴,我邀請了墨北寒和代替楚沫兒嫁給墨北寒的楚千瓷,我原本想藉著家宴告訴楚千瓷,我已經知道了她替嫁的事情,想讓她知難而退主動離開墨北寒,可結果這死丫頭在家宴上對我一頓懟,懟完後還推我。

就在我想要站起身的時候,這飯廳的燈不知道怎麼了,突然掉下來砸在了飯桌上,我因為站起身不及時的關係,最大的那個燈砸我腿上了。」

墨承楓聽完杜芳若的話感到不解:「媽,你什麼時候這麼在乎墨北寒了?他都不在乎娶的人是不是真正的楚家千金,你跑去多管什麼閑事?」

要是楚千瓷是個廢物,墨北寒娶了她,她一點意見都不會有,可現在問題在於楚千瓷會醫術,留她在墨北寒身邊,墨北寒就有被治癒的可能。

若墨北寒被治癒了,墨氏集團他兒子一輩子都別想得到!

杜芳若用恨鐵不成鋼的語氣回答墨承楓:「承楓,墨北寒體內的毒已經進入骨髓,再過一個月他必定必死無疑,到時候他一死墨氏集團肯定非你莫屬,但你有沒有想過,要是墨北寒在一個月後死不了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