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263陸辭林晚宜》[2022263陸辭林晚宜] - 2022263陸辭林晚宜第3章  (2)

地放大。
她再也問不下去,倉皇的起身進了浴室。
打開花灑,在巨大的水聲里,嗚咽從緊咬的唇縫間泄露,眼淚奪眶而出。
林晚宜出來後便躺在床上裝睡。
不多時,身邊床墊塌陷,身側分明傳來的是滾燙的體溫,卻讓林晚宜寒如刺骨。
她側過身,不着痕迹的拉遠了距離。
第二天,林晚宜醒來,陸辭已經離開。
她想了想,換好衣服拎着湯出了門。
到了陸辭公司樓下,林晚宜給他打電話:「阿辭,我到你公司樓下了,你下來拿一下湯吧。」
電話那邊靜默了三秒鐘,陸辭才說:「我在外面陪客戶呢,我讓小楊來拿。」
小楊是陸辭的組員,這兩年她見過的唯一一位『同事』。
等了一會,小楊不知從何處出現了,他笑着說:「給我吧,我給主管送去。」
林晚宜彎了彎嘴角:「麻煩你了。」
小楊接過湯便轉身走了,林晚宜等了一會才大步跟上。
果不其然,在下一個街角,小楊上了一輛黑色轎車。
林晚宜面無表情的攔下一輛車,繼續跟了上去。
車一路順暢的停在了CL樓下。
林晚宜立在門口,視線緩緩的自下往上的將整座大樓盛進眼裡。
心裏最後一絲妄念,也煙消雲散。
她扯開一個自嘲的笑,大步走進了公司。
「小楊。」
她喊住電梯前的人。
那人回頭,看見林晚宜,忍不住露出驚訝的表情。
林晚宜上前:「帶我去見他。」
恰好電梯門開了,小楊無法,只好讓她一起上去了。
電子屏上數字跳動,林晚宜緩緩的開口:「像我這麼蠢的人,是不是很好騙?」
楊秘書聽着她的語氣,心裏不忍,嘴唇微動,終是沒有開口。
她繼續說著:「這樣一場遊戲,他玩得盡興嗎?」
無人應答,如同她一人的自問自嘲。
到了辦公室門前。
楊秘書輕聲說:「林小姐,請您稍等……」林晚宜未理,徑直上前,直接推開了門。
辦公桌後,男人聞聲抬眼,看見來人後猛地怔住了。
接着,他眼神逐漸恢復常色。
陸辭淡淡的說:「進來,把門關上。」
「咔噠」一聲,門合上。
林晚宜一步一步走上前,視線細細的打量着。
從精緻的領帶夾,到手裡昂貴的鋼筆,無一不彰顯他的身份。
良久,她語氣如常,只是一絲顫抖泄露:「我該怎麼稱呼您,是陸辭,還是秦總呢?」

猜你喜歡